关注懂杯帝评测网公众号
转载

珈乐为什么停播?分析珈乐事件的始末

评论得积分,抽奖送到家

保密发货,现在就购

点击购买
广告 ×
5月11日,虚拟偶像珈乐最后一次出现在直播间。她坐在沙发上和粉丝聊了70分钟,讲到最多的一句话是“你们不理我。”珈乐这次露面,本该在5月20日。按照A-SOUL制作委员会的声明,珈乐在5月10日进入“直播休眠”状态,5月20日举办“珈乐休眠演唱会”。但因为粉丝对“休眠”不满,原定20日举办的演唱会无法举办,珈乐在5月11日提前露面。

“休眠的意思是,以后不会有人顶着珈乐的皮出来了。再也看不见她了。”一位去年3月看完《芒种》唱跳入坑珈乐的粉丝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他说,知道休眠消息时,一下子就惊掉了。

之后几天,更多关于珈乐中之人(虚拟偶像背后的真人扮演者)现实生活的爆料在A-SOUL超话和珈乐超话曝出,粉丝们开始愤怒,他们指责A-SOUL所在公司压榨员工,中之人遭遇不公平待遇。于是临时有了5月11日珈乐在直播间的这次聊天。

对这场直播,粉丝们并不满意。他们认为珈乐是照着台本念词,是被公司威胁了,尽管直播间里的珈乐努力讲述自己这几天的心路历程,但没有人认真听,粉丝们在弹幕疯狂刷“以上均为假”,成千上万条“不去鸟巢了,我们回家”弹幕飘过直播间。鸟巢是A-SOUL团队的一个梗,她们之前有一个梦想,想在鸟巢开演唱会,没想到,演唱会还没影儿,团队成员就已经“休眠”了。

5月15日,A-SOUL在微博热搜排名第一,有3亿多阅读量。很多没有听过这个名字的人到处询问,A-SOUL是啥,谁是珈乐。

珈乐所在的A-SOUL,是一个偶像女团,团队5个人均为虚拟偶像,她们诞生于2020年底,因为采用了实时动捕技术与全3D渲染,并有中之人的演绎,在2021年走红,目前全网粉丝2000万,成为“国V之光”(V即Vtuber,指使用虚拟形象在视频网站上进行投稿活动的主播)。此前,A-SOUL一直在二次元小圈子内火爆,这一次,因为珈乐“休眠”,在大众圈层受到关注。

争议爆发后,粉丝们向监管部门举报。5月17日,杭州市滨江区人力社保局就该事件在浙江省人民政府网站做出了回复,称该问题系珈乐经纪合同变更问题引发的,调查中未发现存在克扣工资和强迫签订劳动合同的情况。

珈乐休眠了

震惊过后,上述珈乐粉丝一直处于迷茫与愤怒状态。他不太能接受珈乐“休眠”,从去年3月喜欢上珈乐之后,他看完了珈乐几乎每一场直播,“工作很累的时候,看看她,很开心”,“她对我来说,是一个美好的存在。”

作为虚拟偶像,珈乐有一种反差萌的萌感。她的虚拟人物形象是一个很飒,很成熟高冷的御姐,但经过背后中之人的演绎,直播中的她性格有点笨,很敏感,很爱哭。同时,她又有非常强的业务能力,擅长唱跳,是B站第二个破万舰的虚拟主播,粉丝最爱引流的《红色高跟鞋》播放量破500万。另一段舞蹈《隔岸》,粉丝们夸她“血脉觉醒,又土又潮。”

对于“休眠”,珈乐粉丝群非常意外。4月22日,珈乐刚刚出了单曲,播放量在B站有200万。A-SOUL此前也没传出过解散传闻,去年年末还找了许嵩和方文山创作团体单曲,怎么突然就“休眠”了?

A-SOUL制作委员会给出的“休眠”原因是:因学业和身体原因。“休眠”公告发出后,疑似珈乐中之人的网易云音乐账号被曝光。账号中记录了她练舞练到吐,左腿被动捕服划了半条腿的口子,嗓子机体受伤,胸椎痛对跳舞影响太大,经历了前20年都没有的失声、失聪各种职业病。她说,“很难受,希望忙死可以不要再想了”,“不要为了工作再把健康献祭”。对于该账号的内容,A-SOUL制作委员会之后的几次回应都没有进行辟谣。

直播间里,珈乐是一个业务能力强,唱跳俱佳,一场直播能收入200多万元的开朗少女。现实中,背后的中之人却是一个经常熬夜到凌晨,身体频繁受伤的打工人。

B站40万粉丝的UP主未明子把A-SOUL中之人形容为“赛博偶像”。唱跳十多首歌,直播到凌晨,最后得了一个连快递小哥都不如的工资。愤怒的粉丝们,承受不住现实与梦想的落差和割裂感。

“我是真没想到V圈的顶流,赚的钱还不如我这个打工仔。”在珈乐微博超话里,有人这样感慨。

5月11日,“休眠”风波爆发后,珈乐做了一场直播,和粉丝聊天,聊自己这几天是怎样度过的,以及现实生活中和朋友、亲友对她的安慰,但粉丝们不再听她的讲述了,他们认为她现在说的是假的。

5月14日,A-SOUL微博热搜第一,16日至17日,话题热度仍在持续,A-SOUL的B站官方账号一天掉粉6万,这次事件被视为二次元的抗争。

“虚拟偶像是前端数字建模构造外形,后端真人驱动注入内容,粉丝对于虚拟偶像的欣赏,本质上是对前后端形成的整体表现的欣赏。如果资本方忽视了粉丝对于幕后驱动偶像表演和发声演员的审美依赖,简单认为虚拟偶像就是一个IP,那这个资本方就不是合格的资本方,至少他不是一个真正了解买单者的资本方。”嘉楠科技独董、元透社创始人杜红超告诉记者。

“中之人”的喜与忧

珈乐出生于2020年12月,走红于2021年,目前有51万B站粉丝,36万抖音粉丝,去年底被评为B站百大UP主。

作为虚拟偶像,珈乐是一个女团成员。女团全名A-SOUL,5个艺人都是虚拟偶像,分别是队长兼舞蹈担当贝拉、吃货嘉然、学霸乃琳、游戏玩家向晚以及主唱珈乐。A-SOUL由擅长制造偶像,并成功推出王一博、孟美岐的乐华娱乐打造,也是本土头部艺人经纪公司推出的第一个原创虚拟偶像女团。在虚拟技术方面,由字节跳动旗下朝夕光年提供技术和运营。

与成名更早,更为大众熟知的虚拟偶像初音未来、洛天依不同,珈乐所在的A-SOUL,每个虚拟偶像背后都有真人,她们的一举一动,一唱一跳,每个神情动作,都由真人扮演,再由技术捕捉,这些真人被称为“中之人”。

中之人被粉丝群视为A-SOUL的灵魂。“大家是为梦想支持虚拟偶像,不是为了技术和美工而支持的。”阅文集团大神作家“流浪的蛤蟆”也关注了这起事件,他这样评价。

上述珈乐粉丝回忆,一开始,珈乐的人设并不是现在这样,公司初期给她定的人设是高冷范儿,并不太吸引粉丝,反而中之人表现出自己的人格特征后,这种反差萌让珈乐受到了欢迎。他喜欢看珈乐和其他4个女孩的互动,在直播间里,5个人关系很好,有很多啼笑皆非,很有爱的故事。这些互动,只有真人才能表现出来。

“现阶段的AI技术,做出来的只能是智障偶像。有趣、幽默这种东西,现在的AI技术是做不出来的。”上述粉丝告诉记者,这是他喜欢有中之人的虚拟偶像的原因。

但同时,虚拟偶像背后有真人,也意味着具有不确定性。5月14日,A-SOUL制作委员会公开回应说,A-SOUL制作委员会与演员某某某提前14个月完成解约。某某某即珈乐背后的中之人。

粉丝们表示不满后,A-SOUL企划负责人苏轼写了一封信给粉丝回应。他说,立项之初,他们都不太懂中之人,只是觉得AI和互动直播大有可为,所以选择了这个二次元项目。他们成立项目的初心,是希望做美术、技术上的探索,包括渲染技术、动捕技术、直播交互技术等。对于A-SOUL的目标,他们当时觉得做到10万粉丝就不错了。

苏轼也提到,团队内部的确面临着不少问题。收入要分给直播平台、乐华娱乐,也有较多的研发和美术成本,单项目还是处于较大幅度的亏损状态,中之人的收入暂时无法比拟当红真人艺人,但团队一直努力为她们提供在行业里有竞争力的收入和相关福利。

作为虚拟偶像,A-SOUL并不是只有屏幕前的5个姑娘。除了中之人,还有台本、技术、设备、运营、场地、美术、建模、剪辑、指导、策划、宣发等工作人员,一开始,A-SOUL的卖点在于实时动捕技术、全3D渲染和直播技术。尽管粉丝们对公司表示不满,他们也承认,A-SOUL的直播技术肉眼可见地吊打了国内外的虚拟主播,甚至包括始皇帝绊爱。

根据A-SOUL制作委员会透露的信息,A-SOUL中之人的收入结构是:每个月固定收入+将近+直播总流水的10%。此前有爆料称中之人的工资收入为11000元+1%的提成,对此A-SOUL制作委员会称不属实。

上述粉丝告诉记者,在V圈业内,中之人直播收入部分,一般是分30%左右,A-SOUL只分成10%,有些少了。并且,这10%有可能是分给5个人的,这样算下来就更少了。他认为,这些收入远远比不上中之人的付出,这也是粉丝群这次站起来表达不满的原因,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背后的中之人获得更好的收入回报。

今年3 月 8 日,乐华娱乐向港交所递交上市招股书。招股书显示,与虚拟艺人有关的泛娱乐业务收入从2020年的2108万元增加至2021年的3787万元,同比上涨了79.6%,毛利率从56.5%增加至77.7%。增长主要归功于乐华在2020年11月推出的虚拟女团A-SOUL。

中国传媒大学大数据挖掘与社会计算中心高级研究员、《虚拟数字人》作者张丽锦近期一直在关注这起风波,2天前,她在微博做了一场元宇宙主题的直播,几百条评论中,一大半都在询问她虚拟偶像的问题。她告诉记者,当前中之人的劳动待遇是没有标准和惯例的,“中之人是虚拟偶像诞生之后新出现的工种,随着虚拟人的发展,会有越来越多新工种出现,这些新工种的劳动纠纷,只能等待法律完善。”

此次粉丝与A-SOUL制作委员会之间发生冲突,张丽锦认为,主要原因是,一些粉丝把中之人当做了虚拟偶像,“不仅爱你,还爱你的灵魂”,粉丝与中之人情感关联紧密,一旦中之人出现变动,就会和公司产生矛盾。但是,这不是制作虚拟偶像公司的初衷。当前这种矛盾,她认为是虚拟偶像行业在初级阶段必经的一个过程。

杜红超认为,珈乐事件的发生,对于国内虚拟偶像运营的资本方和运营方是一个警醒。“无论粉丝还是幕后演员,都倾向于把幕后演员当成虚拟偶像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资本方和运营方简单粗暴的以品牌方和雇主的角度处理,难免引起舆情反弹。”

珈乐休眠出现争议后,是否会引发一些改变,更好地调整中之人与经纪公司之间的关系?记者向A-SOUL制作委员会发出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没有收到回应。

偶像终将凋零?

因为中之人而出现纠纷的虚拟偶像,珈乐不是第一个。

2022 年 2 月 26 日,虚拟偶像绊爱举办了最后一场演唱会“Hello,World 2022”后,无限期停止活动。这个由日本公司制作,在YouTube上有300万粉丝,被称为“V圈始皇帝”,担任过日本旅游宣传大使,被认为是行业天花板的虚拟偶像,在诞生5年后也走向消亡。

绊爱从辉煌到衰落的节点,也是中之人。2019年5月25日,绊爱所属公司Activ8启动“四个绊爱”企划,在原有中之人基础上,再找来其他三位中之人,共同扮演绊爱,引发粉丝不满。之后,绊爱一路走下坡路,视频质量下降,手办出货延期,周常直播减少。

2021年,虚拟主播“Super Chat榜首”润羽露西娅,也因为中之人个人问题被宣布解约。央视的虚拟偶像新科娘已经换了4个中之人,其中一个中之人因伪造学历被辞退。

直播间里的虚拟偶像,可以永远天真,永远呆萌,永远可爱,永远吃不胖,永远元气满满,但背后的中之人,做不到这些。

国内虚拟偶像崛起于2021年,这一年,明星塌房,偶像失格事件频出,虚拟偶像成为收留心碎粉丝的天堂。乐华娱乐CEO杜华在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谈及成立虚拟偶像女团时说,“这样就没有人抱怨了,因为我们这个女团永不塌房的,永不谈恋爱的,永远爱杜妈的。”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非常骨感。珈乐的“休眠”,也给当下火热的虚拟偶像行业泼了一盆冷水。

“这次为什么引发这么大争议?本质还是行业处于太早期,一切处于混乱中,包括从业者对虚拟偶像的理解,有些也是混乱的。”张丽锦在写《虚拟数字人》时就觉得,虚拟偶像永不塌房这句话是不对的,“只要有人的因素在,就有可能塌房。只是比起真人偶像塌房,虚拟偶像塌房有被拯救的可能。”这次珈乐“休眠”后争议的发生,也印证了她此前的判断。

比起真人偶像,虚拟偶像背后有技术方、运营方、版权方等各方环节,一个成功的虚拟偶像应该归属于谁,谁来为塌房的虚拟偶像负责,现在市场上仍不明确,仍处于界限模糊中。

这次风波发生后,对于虚拟偶像从业者,是一个警醒。对于公司而言,既然做的是虚拟偶像经济生意,那就需要去分析运营真人偶像遇到的问题,因为虚拟偶像也会遇到类似问题,并且他们需要意识到,虚拟偶像的问题可能会更复杂,因为不是最直接的明星与粉丝之间关系,还有中之人和技术等更多环节。

对粉丝而言,也可以从这件事获得成长。“为什么珈乐总在半夜直播,或许和粉丝作息时间也有关系。粉丝也可以多思考一下自己与中之人的关系,如果粉丝需要虚拟偶像24小时直播,也要允许背后有3个中之人三班倒。”张丽锦建议,虚拟偶像是一个新生事物,现在还处于初级阶段,粉丝可以与虚拟偶像共同成长,可以去定义,去创造与之前饭圈文化不一样的文化,一个更好的粉丝文化。

“这件事对虚拟偶像市场的发展具有一定的里程碑价值。”杜红超告诉记者,虚拟偶像市场是否能够长期健康成长,一定是多方博弈的平衡。张丽锦觉得,现在其实还没到特别混乱的时候,等到行业发展特别快的时候,会有更多问题浮现,这个行业也会在爆发冲突与解决问题中向前发展。

5月9日,艾媒咨询发布《2022年中国虚拟人行业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21年,虚拟偶像的带动整体市场规模和核心市场规模分别为1074.9亿元和62.2亿元,预计2022年将分别达到1866.1亿元和120.8亿元。这个行业仍在继续增长中,杜红超认为,今后也还少不了A-SOUL这一类的剧情继续上演。虚拟偶像市场的投资者和运营方应该从A-SOUL事件吸取教训,及早寻找适合自己的数字品牌运营模式。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次元研究所

円香是谁?円香抱憾终身是什么梗?

2022-7-13 11:33:00

次元研究所

《侦探,已经死了》谢丝塔结局:女主谢丝塔最后复活了吗?

2022-7-13 11:37:30

关注懂杯帝评测网公众号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禁止留言联系方式

评论得积分,抽奖送到家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